墨方荣幸地宣布,我们将于2024年6月22日举办由4位艺术家董冰心,马宇歌,乔一俭,徐栎阳共同参加的最新群展“四原色”。本次展览由艺术家徐华翎担任策展人。展览将持续到2024年7月28日。



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,“三原色”的原理可以是出于物理原因的,也可以是出于生理原因的,而这里的“四原色”大抵是出于参展艺术家的人数原因。“原色”在我看来即本来的样子,不同的艺术样本是不同的“原色”。不去探讨这些,本次展览呈现的四位年轻艺术家,董冰心、徐栎阳、乔一俭、马宇歌,作品中有诚心、有不确定性、也有可能性。


董冰心为自己造了一个境,一个虚构的想象空间。像芭比一样,在这里,有一个永远的绝对女主。读小说一样,穿越到她的心灵栖息地,这里一尘不染,霞光氤氲,时间停止前行,不闻季节交替的声音,嗅到的是阳光和暖意。在这空阔和静止里,董冰心完成了一次次的装扮和遁逃。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既是去芜存菁的图画,也是她的虚拟自传。


同样从文学视角看,徐栎阳更似一位气质阴郁的诗人。可以假设为梦游,没有固定的起点,也无预设的终点。任意一个点出发散漫开来,揭开的都是一瞬的情绪乍现。她恐惧秩序,恐惧僵化,接受不了笔端流露出甜美,所谓的笔墨情趣于她都是一种释放,她是一个潜在的破坏分子。


与多数艺术家的成长路径不同,乔一俭曾独自到青海塔尔寺拜师学习唐卡。两年里是日复一日朝七晚十的研习,牛羊肉、洗澡、雪山、僧人、大黄狗、阿卡悲悯有力的“新年快乐”,所有的这些挥之不去,关乎切身的体验,成就了乔一俭的基调,我想那大概是一种静谧的力量。曲径通幽的表达,一般映射出的是敏感的心。


马宇歌不同,她的绘画直来直去,没有弯弯绕。一棵树、飞卷的流云、沉睡的城市、慵懒的女人、无名无姓茂盛生长的杂草,所有这些都是马宇歌的冲动与愿望,她的快乐在于略带笨拙的描绘,有点毛躁、有点涩、有点真诚。


艺术家的内在思想,像是万花筒,或者多棱镜,通过作品我们能看到各种不同的故事和景观。不需要过多的解读,某种程度上来说,作品,它天然地带有自我印记。


(徐华翎/文)